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65年毛主席回井冈山看到一老妇人,立即抓住她的手:袁嫂子,是我

2022-09-16 11:23:54 1652

摘要:1965年5月,井冈山茨坪宾馆门口人山人海,所有人都在兴奋地讨论着一个话题:当年的“毛委员”回来看他们啦!人群中有一位颤颤巍巍的老妇人,和周围的人一样,这位老妇人神情激动,眼含热泪,嘴里还不断地念念有词。当毛主席走出大门时,一眼就看到了站在...

1965年5月,井冈山茨坪宾馆门口人山人海,所有人都在兴奋地讨论着一个话题:当年的“毛委员”回来看他们啦!

人群中有一位颤颤巍巍的老妇人,和周围的人一样,这位老妇人神情激动,眼含热泪,嘴里还不断地念念有词。

当毛主席走出大门时,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前排的老妇人,他急走几步上前,握住老妇人的手,嘴里叫着“袁嫂子”。

听到毛主席仍然用当年的称呼喊她,这位老妇人忍了好久的眼泪唰地流了下来。

这位被毛主席称为袁嫂子的老妇人,正是当年在井冈山上,和毛主席并肩战斗过的袁文才烈士的遗孀谢梅香。

一声熟悉的称呼,把谢梅香的思绪又拉回了那个艰苦的岁月……

井冈山燃起星星之火

1927年9月,毛泽东同志领导的秋收起义部队在进攻城市时,遭遇重大挫折,毛泽东及时改编战略,部队放弃攻打长沙城,转而向井冈山地区转移。

毛泽东之所以选择井冈山,一是因为井冈山的崇山峻岭易守难攻,可以让起义部队得到休整和发展,并且国民党在这一地区实力较弱。

其二,当时在井冈山附近,还活跃着两支有我党领导的农民武装,这两支队伍的领头人,就是袁文才和王佐。

9月30日,毛泽东率领秋收起义队伍,在江西永新县三湾村对部队进行改编,同时,派人给袁文才送了一封信。

信中,毛泽东表达了想要在井冈山下的宁冈县一带建立根据地的想法,他希望得到王佐和袁文才的支持与帮助。

当时队伍里的某些人,因为嫌弃王、袁二人是绿林出身,建议干脆吃掉这两支武装,让秋收起义的工农革命军完全控制井冈山地区。

毛泽东坚决制止了这种想法。

10月3日,毛泽东带着工农革命军到达宁冈古城,在那里召开了一次前敌委员会扩大会议,会上,他确定了在井冈山立足的决定,也确立了和袁文才、王佐两支农民武装合作的方针。

毛泽东认为,中国的崇山峻岭何其多,藏身其中的绿林好汉,其中也不乏英雄,应该尽量把他们争取到革命的大家庭中来。

他的容人之量感动了袁文才,10月6日,在宁冈县委书记龙超清的介绍下,毛泽东第一次会见了袁文才。

对于和毛泽东的会面,袁文才心中其实还是有点忐忑,怕他嫌弃自己的出身,但是见面之后,毛泽东不仅肯定了袁文才的反抗精神,还决定赠送给他100多支枪。

这一下袁文才心中的疑虑尽消,他当即表示欢迎毛泽东带领队伍进驻他的大本营,还当场赠送给工农革命军1000块大洋,立时就解决了工农革命军的经费问题。

第二天,袁文才就组织自己的队伍,和当地群众一起夹道欢迎,把毛泽东和工农革命军迎到了茅坪村。

为了解决队伍的吃喝问题,袁文才还为工农革命军筹集了一批布料和上万斤粮食,并帮助工农革命军建立了医院等设施。

从此,中国革命的星星之火在井冈山燃起来了!

绿林好汉成红色将领

袁文才之所以打消疑虑后,就热情欢迎工农红军进驻井冈山,是因为在此之前,他就已经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袁文才本名袁显泉,字文才,小名选三,1898年出生在宁冈县的马源坑村,祖上在宁冈县也小有名声,他自己读中学时因为父亲病故才不得不休学回家。

因为不堪忍受当地豪绅谢冠南的气压,他奋起反抗,结果却被当地官府通缉,家里的房屋被烧、新婚妻子被霸占,老母亲也被杀害。

走投无路的袁文才,干脆在1923年加入了当地绿林胡亚春的“马刀队”。

在马刀队里,识文断字的袁文才很得胡亚春的赏识,他也很快就当上了首领,袁文才也十分了得,加入马刀队的第二年,就带领人马攻进了宁冈县城,烧毁了县衙。

当时的江西省政府为了围剿马刀队,派去了一个营的正规军,但是袁文才凭借着对地形的熟悉,和敌人巧妙周旋,把这些正规军玩的团团转,一时之间,袁文才在当地名声大噪。

也是在1923年,和袁文才同岁的王佐也加入了另一支绿林队伍,并在里面发展了一支自己的力量,两年之后,因为内讧,王佐投入到了袁文才的旗下。

袁文才帮助王佐除掉宿敌后,两人因为志同道合,结为兄弟,从此,袁文才在井冈山的茅坪村安营扎寨,王佐占据附近的大小五井村(井冈山中的五个村子,分别以大、中、小、上、下井命名),两人互为犄角,成为了湘鄂赣边界威风凛凛的“井冈双雄”。

1925年9月,经过共产党人龙超清的动员和影响,袁文才率部下山,于第二年秋天,在宁冈县党组织的帮助下,发动了宁冈暴动。

在袁文才的领导下,暴动队伍打进县衙,驱逐了北洋军阀委派的县长,成立了由龙超清任领导的宁冈县人民委员会,袁文才的队伍也改称宁冈县农民自卫军,仍由袁文才任总指挥。

在斗争中袁文才坚定了自己的信念,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他的影响下,王佐也与遂川县的党组织取得联系,把自己的队伍改编为遂川县农民自卫军,随后也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大革命失败后,在国民党的层层重压下,各地的农民自卫军纷纷溃散,但是袁文才和王佐的队伍依然在山高林密的井冈山坚持斗争。

1927年7月,根据党组织的指示,袁文才和王佐发动“永新暴动”,还从监狱救出了共产党员和农会干部贺敏学、胡波等八十余人。

暴动胜利后,因为国民党的围攻,袁文才、王佐又与贺敏学、贺子珍等人回到井冈山坚持斗争,直到等来了毛泽东带领的工农革命军。

双雄蒙难

迎来了工农革命军之后,袁文才又自告奋勇,去做王佐的思想工作,在他的努力下,王佐也打消了所有疑虑。

1927年10月24日,王佐在大井村杀猪宰羊,迎接毛泽东和工农革命军。

会见之后,毛泽东赠给王佐70条枪,王佐也回赠了500担稻谷给工农革命军。

三天之后,王佐又筹集了一大笔资金,帮助工农革命军解决军费不足的问题,他还邀请队伍进驻到他管辖的茨坪镇。

之后在井冈山上,经过长期的相处,袁文才和王佐被毛泽东所折服,他们不仅彻底接受了党组织的领导,还和毛泽东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1928年4月,朱德同志带领南昌起义部分队伍,和毛泽东领导的工农革命军在井冈山胜利会师之后,将袁文才、王佐率领的队伍改编为第32团,两人分别任正、副团长。

改编之后,袁文才和王佐情绪高涨,工作积极,在敌人的围剿中屡次立下战功,其中就包括著名的“黄洋界保卫战”。

在长期的斗争中,他们也获得了毛泽东的认可,在与党中央的通信中,毛泽东亲自告知党中央,袁、王二人的住处,是永久的可靠通讯处。

虽然有毛泽东的信任,但党内有些人,对于从绿林投身革命的袁、王二人还是有很深的芥蒂,这些人,几乎都是当地土生土长的“土籍”。

袁文才等人虽然也出生于当地,但是他们的祖上是几百年前逃难到井冈山的外来人口,并不被当地人认可。

井冈山根据地成立之后,为了协调土客之间的矛盾,毛主席把两派分开,形成了一个“土籍的党”、“客籍的枪”这样一个格局。

1928年召开的中共六大提出了解除、镇压绿林武装的决议案,接到决议案之后,毛泽东同志力排众议,阻止了杀掉袁、王二人的提议。

但是一向与袁文才不和的龙超清等人,趁着毛泽东离开井冈山,蒙骗中央巡视员彭清泉,罗列出袁文才五项罪状,在1930年2月22日召开的湘鄂赣边界特委扩大会议上,当众向袁文才发难。

袁文才自然不能让脏水随意泼到自己身上,在会上就和龙超清等人吵了起来,当天大家不欢而散。

24日,经过龙超清等人的挑拨离间,湘鄂赣边界特委以为袁文才、王佐二人“反水”,紧急召集了300多人,包围了袁、王二人的住所。

袁文才被当场枪杀在床上,王佐听到动静之后跳窗逃离,但不幸掉入河中,也被开枪杀害。

威震一时的“井冈双雄”,就这样蒙冤被害,两人被杀时,都只有32岁。

沉冤昭雪

袁文才被杀的当天下午,他的部下陈九珠冒死逃回马源坑村,,向袁文才的妻子谢梅香报信。

最初的痛苦过后,谢梅香的第一反应就是找他们的“毛委员”做主,但是听说这些人就是趁着毛泽东不在井冈山,才敢对袁文才下手,谢梅香又呆住了。

再次回过神来之后,谢梅香暗下决心,一定要保住袁文才的后代。

当时他们一共有5个孩子,最大的女儿9岁,最小的女儿只有8个多月大。

袁文才被杀之后,那些和他有嫌隙的人仍不肯放过他的家属,再加上国民党对党员家属的残害,袁文才遇害第三天,谢梅香就带着儿女躲进了深山,从此过着担惊受怕的生活。

还好当地群众对谢梅香十分同情,在乡亲的帮助下,谢梅香躲过多次追捕,在井冈山脚下的西坪村隐姓埋名住了下来。

躲藏的途中,为了行动方便,谢梅香将三个女儿分别送给了三户人家做童养媳,自己带着两个儿子颠沛流离。

他们母子三人在西坪村住下没多久,小儿子来福就染上了天花,山里缺医少药,孩子高烧不退,没多久就死在了谢梅香的怀里。

对于一个母亲来说,看着自己的儿子死去,是多大的痛苦,可是谢梅香却只能眼睁睁看着,一点办法也没有。

草草安葬了小儿子,等到外面风声松了的时候,谢梅香带着身边仅剩的大儿子袁耀烈回到了老家马源坑村。

袁文才死后,谢梅香典当了自己的首饰,辗转托人带回了袁文才的遗体,安葬在马源坑村,后的山上。

回到村里之后,谢梅香便在安葬袁文才的山上搭了一个草棚,和儿子在这里生活下来。

袁家见孤儿寡母生活实在艰难,就让谢梅香招赘了肖福开在家,母子这才过上稍微安定的生活。

说是安定,但是解放之前,国民党从来没有放弃对袁文才家人的追捕,谢梅香和肖福开夫妻俩的日子也是过得险象环生,几次差点丧生。

1938年,国民党士兵事先侦查好他们夫妻的住所,趁着天还没亮的时候,扑进草棚准备对他们一家人下手,还好夫妻俩为了安全,吃饭和睡觉是在不同的地方,这才逃过一劫。

1941年,当地土匪头子又和国民党一伙人来到马源坑村,准备枪杀他们全家,幸好当天夫妻俩带着孩子去了谢梅香娘家,袁文才的儿子袁耀烈又去了私塾读书,敌人的意图才没有得逞。

1948年,国民党又派去两个土匪,想要杀掉谢梅香和肖福开的儿子肖常隆,谁知当匪徒闯入马源坑村时,恰巧碰上袁氏家族聚会,面对人多势众的袁家人,两个匪徒吓得扭头就跑,敌人的计划再次落空。

或许在冥冥之中,袁文才的英灵也在保佑这谢梅香母子。

解放之后,袁文才的儿子袁耀烈,和王佐的儿子王寿生一起被邀请参加了开国大典。

1950年前后,江西省委书记陈正人同毛主席谈到袁文才、王佐被杀之事,主席沉痛表示,杀掉袁、王二人是个错误,之后,江西人民政府为两位烈士昭雪沉冤,恢复名誉,并追认他们为革命烈士。

1965年5月28日,重回井冈山的毛主席特意交代陪同他的汪东兴同志安排时间,他要见一见井冈山上的老红军、老党员。

当听到两位烈士的遗孀还健在时,主席特意嘱咐汪东兴同志:记得请两位嫂子过来。

5月29日,谢梅香和王佐烈士的遗孀兰喜莲一同被主席接见,见面之后,主席仍像多年之前一样,亲切地称呼谢梅香为“袁嫂子”,让她保重身体,有什么困难尽管提。

主席离开井冈山后,谢梅香老人拒绝了政府接她进敬老院荣养的好意,坚持在主席当年居住过的茅坪村八角楼做义务宣讲员,向来参观的人们讲述先辈们在井冈山的艰苦岁月。

结语

当年谢梅香老人送出去做童养媳的三个女儿,除了一位早年去世,其他的女儿在建国后也回到了老人身边。

袁文才的儿子袁耀烈,也在政府的关心下,有了较好的职业,这也是对英雄的最好告慰。


参考资料:

[1]孙亚杰,徐冀宁.井冈山时期袁文才的一次义举[J].党史文汇,2019(05):60-61.

[2]袁建芳.袁文才、王佐被错杀的深刻复杂的历史原因[J].文史月刊,2012(06):53-61.

[3]张旭东.井冈山双雄:袁文才、王佐[J].党史博采(纪实),2007(09):38-41.

[4]马于强.打开山门迎大军——论袁文才、王佐对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军事贡献[J].井冈山师范学院学报,2004(03):68-71.

[5]刘晓农.袁文才与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创建[J].中共党史研究,1989(06):80-85.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