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八月失败后,朱德陈毅为什么羞惭再上井冈山?

2022-09-16 11:32:43 564

摘要:世人皆知井冈山,那可是一个令人魂牵梦绕的地方。不仅因为井冈山自然风光奇秀,而更是因为在那个风云际会的年代,在此诞生了中国革命的摇篮,缔造了中国革命的新路,揭开了中国革命崭新的一页。1928年的井冈山,一件件影响中国革命进程的大事正徐徐展开,...

世人皆知井冈山,那可是一个令人魂牵梦绕的地方。不仅因为井冈山自然风光奇秀,而更是因为在那个风云际会的年代,在此诞生了中国革命的摇篮,缔造了中国革命的新路,揭开了中国革命崭新的一页。

1928年的井冈山,一件件影响中国革命进程的大事正徐徐展开,其中就有最为著名的井冈山会师。井冈山会师,又称“朱毛会师”。一开始,谁也不曾想,这个带点诙谐的代称,从此定格了中国革命之路。井冈山会师为后来井冈山根据地的进一步蓬勃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4月28日,朱德、陈毅率领南昌起义800多人的余部和湘南起义中的农军,在井冈山的宁冈县砻市镇,与毛泽东领导的工农革命军胜利会师,成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斗争时期最具影响力的标志性事件。

会师后,成立了中国工农革命军第四军。朱德任军长,毛泽东任党代表,陈毅为政治部主任,王尔琢为参谋长。部队下辖3个师9个团,全军约万人,枪3000余支

不久,5月25日,当时的中共中央发布通告明确规定,“在割据区域所建立之军队,可正式定名为红军,取消以前工农革命军的名义。”于是,中国工农革命军第四军更名为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简称红四军。

此时,红四军取消了师的番号,只下辖4个团及1个教导大队。全军共6000余人(因为考虑到红军发展问题,井冈山一下子难以承载上万人队伍的发展,于是在此次改编前将湘南起义一大部人马遣散回原籍伺机发展,故而队伍一下减少了近半数人)。

由于当时的中央及江西、湖南省委等文件以“朱毛”、“朱毛部”、“朱毛部队”代称较多,于是“朱毛红军”代替了红四军的称呼,远播威名。

然而,“朱毛红军”这一赫赫有名的称呼,仅仅不到四个月,就差点因为一次失败,戛然而止。这是什么一回事呢?朱德、陈毅在此次失败后,为什么会觉得羞惭,无颜再上井冈山了呢?他们为什么还产生了先到别处干革命,等积蓄了一定的实力后,再上井冈山图谋发展的情感斗争?

接下来,我们就从这个历史节点出发,以探究朱德、陈毅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羞惭心理?在他们怀惴这一心理时,毛泽东这位“大当家”的又在干什么?他知不知道朱德、陈毅的心理斗争呢?如果知道,他又是如何做的呢?为什么最后朱德、陈毅最终还是重上了井冈,并与毛泽东一起,创造了更大的井冈山斗争奇迹呢?

一、井冈山的三月失败跟朱毛会师的关系。

二、井冈山的八月失败对朱德陈毅的打击。

一、井冈山的三月失败跟朱毛会师的关系

自从毛泽东率领秋收起义部队余部,挥师南下井冈山,首次打破了党的城市进攻路线,着手开辟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过程中,毛泽东恢复了以他为书记的前敌委员会,整顿和发展了井冈山地区周边各县的党组织,召开了湘赣边界各县党的代表大会,并广泛发动群众,开展武装斗争,扩大红色区域,建立县、区、乡各级工农民主政权。

与此同时,前敌委员会不断加强军队建设,在工农革命军中建立了党的代表制度。毛泽东还专门为工农革命军制定了“三大纪律、六项注意”,使严明的纪律,保证了革命军的发展壮大。在加强革命军队建设的同时,还大力建立和发展了地方武装,开展游击战争。

1928年1月中旬,毛泽东在遂川主持召开中国共产党湖南省委前敌委员会及万安、遂川两县县委联席会议,提出“敌来我走,敌驻我扰,敌退我追”的游击战作战原则。

国民党当局对井冈山地区革命形势发展十分震惊,江西省国民党政府遂令驻吉安的杨如轩部第27师,于1928年1月,对井冈山根据地发起了第一次进剿。但这次进剿,经毛泽东运筹,于2月18日就打破了国民党军的进剿步伐,并还将新城敌军全歼于西门外水田里。

新城战斗是井冈山革命军民对敌正规军的第一个歼灭战,打破了江西国民党军第一次“进剿”。随后,工农革命军占领宁冈全境、遂川北部和永新、酃县(今炎陵)、茶陵各一部。至此1928年初,以宁冈为中心的湘赣边界革命根据地——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初步形成。

3月上旬,正当井冈山边界工农武装割据如火如荼蓬勃发展的时候,湘南特委军事部长、湖南军委特派员周鲁的到来,打乱了这一切。他带着中央及省委的指示精神,甚至是共产国际的旨意,一到井冈山,便颐指气使,信口开河,指责毛泽东及前委“行动太右”,“烧杀太少”,“没有执行所谓‘使小资产变成无产,然后强迫他们革命’的政策”,指示要“烧、烧、烧,烧尽一切土豪劣绅的房屋!杀、杀、杀,杀尽一切土豪劣绅的头颅!”

同时,周鲁还传达了湘南特委的决定:取消以毛泽东为书记的前敌委员会,改为师委,何挺颖任书记。师委是军中党的领导机关,地方上的工作由地方负责。毛泽东改任师长。

最后,周鲁还在传达中央临时政治局1927年11月扩大会议精神时,将毛泽东的“开除中央临时政治局候补委员”、“撤销其现在省委委员资格”的处分,错误传达为中央开除了毛泽东的党籍。以至使毛泽东遭遇了革命斗争以来的第一次“滑铁卢”。

与此同时,周鲁根据湘南特委的指示精神,不顾井冈山斗争的实际与毛泽东等人的反对,强硬要求毛泽东、何挺颖率领工农革命军离开湘赣边界,前往湘南,策应湘南“年关暴动”,即朱德率领的湘南起义。

这一切,后来的开国大将,毛泽东当时的秘书谭政《在前委工作的见闻》中曾这样记叙说:“尽管周鲁传达的意见是错误的,可是当时怎么办啊!毛泽东是党员,他敢反中央吗?这是一个纪律问题。公开反不可能,作斗争也难办。”

为了执行湘南特委的指令,1928年3月中旬,毛泽东、何挺颖在砻市集中了工农革命军第1、第2团,传达了前往湘南、策应湘南起义的命令。决定:部队分三路向湘南进发。毛泽东、何挺颖率第1团从砻市向酃县;袁文才、何长工率2团1营从大陇出发;王佐率2团2营从大井出发,一起开往湘南。

3月18日,三路人马先后抵达湖南酃县的中村,毛泽东并没有马上指挥部队直去湘南,而是集中在中村待命。他一面派出弟弟毛泽覃率特务连前往湘南与朱德部联络,一面领导部队就地整训,以连队为单位,深入群众,开展打土豪、分田地运动。正是没有做军事上的盲动,带去的部队并没有多少损失。

但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损失就大了,惨不忍睹。当国民党知道井冈山主力军出征湘南后,趁着边界兵力空虚,于是乘虚而入,卷土重来。转眼间,天地玄变,刀光剑影,腥风血雨,处处遭遇血洗。

如国民党反动派烧毁坝上、茅坪30多幢房屋,将茅坪乡工农兵苏维埃政府秘书、宁冈茅坪乡支部书记谢甲开剖腹开膛,挖出心肝,碎尸五段,抛入茅坪河中。

与此同时,酃县挨户团窜入宁冈睦村一带,一路杀人放火,一直从睦村烧到河桥、将上寨村烧为平地。茶陵挨户团也摸进九陇山,将蔡家田47幢百姓住房焚烧殆尽。宁冈县反动靖卫团团总谢勇余带领靖卫团丁,将古城西沅村几十幢房子全部烧掉…

在刀枪遮掩的毒火之下,宁冈各地的地主劣绅大肆反攻倒算,进行反革命宣传,挑起土客两籍矛盾,致使许多农民纷纷“反水”,逃往永新等地。地主豪绅依仗反动军队的势力,到处捉拿共产党人、农会干部和革命军家属。砻市、古城等地红色政权和党的组织遭受严重破坏。

在遂川,反动地主武装匪首萧家璧,窜入红色区域捕杀共产党员,发现哪家有人参加工农革命军就满门抄斩!在永新,反动民团团总尹道一之子尹豪民,在拿山组织反动武装,扬言要“替父报仇”,挨户搜捕农会干部,拦路劫杀无辜群众。在酃县,中村分好的田还未耕作,又被土豪劣绅收回去了。中村区委委员周介甫被捕,受尽酷刑,惨遭杀害,敌人将他的头割下送到酃县县城示众数天。

在反动势力疯狂烧杀下,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红色区域除茅坪、大陇、茨坪、大小五井、九陇山等山区仍掌握在地方武装手中外,遂川、茶陵两县城丢失,其他平原地段红色区域被敌人占领一个多月。

这就是教训惨重的井冈山“三月失败”。虽然这次失败,从表面上与朱德、陈毅两人及会师部队没有一星半点关系,但追根结底,还是有的。

要不是因为湖南省委强令井冈山主力军下山去策应他俩所领导的湘南起义,就不会发生如此悲惨的三月失败。所以间接上,井冈山人民的这份遭遇,朱德、陈毅的内心肯定是有所感怀的,心有戚戚焉。

尤其是井冈山会师,当朱德陈毅了解到三月失败的惨状与影响后,他俩作为一代有作为的革命家,一定会不由自主将此次失败寄藉于内心之中,唯有拼力奋斗,将井冈山发展成更好的革命根据地,方可报井冈山人民的厚爱。

这应该也就是为什么在“八月失败”后,朱德、陈毅羞惭再上井冈山的原因之一。毕竟,“八月失败”的败象,一下子将朱德、陈毅拉回斗争的现实,肯定又联想到了“三月失败”的惨况,他们怎能不考虑再回井冈山时的尴尬处境呢,这似乎有一种项羽无颜再见“江东父老”之感的悲凉。

二、井冈山的八月失败对朱德陈毅的打击

两军井冈山会师后,一时间声威更盛,极大地震动了国民党当局,于是赣地国民党政府接连对井冈山进行了多次“进剿”,但次次皆被红军打得抱头鼠窜,狼狈而逃。

国民党的第二次进剿,就发生在井冈山会师后不久。1928年4月下旬,国民党第27师师长杨如轩率部由永新城分两路向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发动了第二次"进剿"。右路第79团向龙源口方向进攻,左路第81团绕道拿山向遂川方向进攻,师部及第80团进占永新城。

毛泽东、朱德首次同肩并战,决定采取“集中兵力歼敌一路”的战法。由军长朱德率第28、第29团出遂川,迎击第81团,毛泽东率第31团进入宁冈新城地区,阻截第79团,第32团留守井冈山。

1928年5月7日,朱德率红四军军部和28团,在五斗江打败了杨如轩部的两个团,成功瓦解了敌人的第二次进剿。五斗江战斗取得了工农革命军第四军成立以来的首次大捷。后来的江西民谣《十送红军》,把五斗江的名字唱遍了大江南北。

第四军占领永新城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南京。装备精良的杨如轩惨败,令蒋介石十分惊恐,急令湘赣两省“加紧剿匪,不得有误”。江西省政府主席朱培德更是惊恐不已,急令杨如轩率27师全部,由吉安返攻永新;另加派王均第7师一个团,杨池生第9师一个团,由樟树调防湘赣边界。

精心部署后,5月13日,第三次井冈山进剿,即草市坳战斗终于爆发了。然而,草市坳和永新城一役,工农革命第四军势不可挡,再次歼敌一个团,击毙敌团长,击溃敌师部,并击伤杨如轩师长,缴获山炮2门,迫击炮7门和大批枪支弹药,截获敌银洋20余担,再次创造了第四军成立后的光辉纪录,干脆、利落地打破了赣敌对井冈山根据地的第三次“进剿”。

不甘心失败,1928年6月,国民党军第四次进剿井冈山,龙源口战斗爆发。

此次进剿,江西省国民党军,再次集中优势兵力,以第3军第9师和第31军第27师共5个团为主力,由第9师师长杨池生担任总指挥,对井冈山革命根据地进犯。

红四军得悉这一情况后,主动由永新退回根据地中心区域宁冈,进行反"进剿"准备,同时组织地方武装袭扰进犯永新之国民党军。以毛泽东为书记的中共湘赣边特委和红4军军委决定,由军长朱德、军委书记陈毅率红4军主力在新、老七溪岭阻击国民党军,然后相机转入反攻,求歼国民党军一部,以打破其"进剿"。

战斗摧枯拉朽,很快敌人又遭遇了惨败。红4军歼灭国民党军1个团,击溃2个团,打破了国民党军对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第四次"进剿"。并三占永新城。

至此,1928年6月,井冈山革命根据地拥有宁冈、永新、莲花3个县,和遂川、酃县、吉安、安福等县的部分地区。

但,如此大好形势没有维持多久,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在湖南省委的干涉下,引发了井冈山会师后的第一次大失败,即“八月失败”。

1928年6月30日,中共湖南省委特派员杜修经带着两封指令信来到井冈山,要求红四军离开井冈山,“留下200条枪”,“杀出一条血路,向湘南资兴、耒阳、永兴、郴州一带发展”,以造成四县的乡村割据,对衡阳取包围形势,而且要“毫不犹豫地立即”执行。

但毛泽东据理力争,认为当前的红军还很弱小,对外出击不合时宜,如果贸然出击,会得不偿失,于是没让杜修经带来的指令生效。

但人算不如天算,后来形势的发展,令毛泽东也无能为力。共产党人毕竟以执行命令为天职。朱毛红军自结合以后,第一次遭遇了分兵的风险。

7月4日,湘军吴尚的两个师分别从茶陵、酃县杀向井冈。与此同时,赣军王均、金汉鼎、吴文斗的十一个团也兵分几路,直指永新。

于是,毛泽东率红32团、31团据守井冈;朱德率红28团、29团,迎战湘军,待得手后回援井冈。朱德率部下山后,战斗进展很顺利,目标也即以实现,但不巧发生在得胜后,29团起哄,自乱阵脚,差点惨遭全军覆没。

原来,正当朱德打算回援永新之时,杜修经趁着毛泽东不在部队,于是乘机煽动29团的战士们打回湘南老家去,本来由湘南农军组成的29团战士,本来就对井冈山生活之苦牢骚满腹,经他这么一鼓惑,再经军中士兵委员会的讨论通过,他们就犹如脱缰之野马,不再受控制。

朱德虽为军长,却也无法,此时的他,只得以大局为重,带领28团随29团去湘南。同时,朱德赶紧修书一封,让人给毛泽东送去。

当部队到达郴州后,朱德没能阻止部队不打郴州,导致又犯下大错,打了曾经结盟的范石生部队,并瓜分了范部的大量财物,直接导致范石生大怒,派了6个团半路截杀,以致29团官兵,除了萧克副营长带的一个连200余人完好归队外,其余几乎全军覆没。

28团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败退到沙田开会。此时的朱德、陈毅等人觉得狼狈不堪,无颜再见井冈山根据地人民,再见毛泽东,于是决定带领28团去赣南发展,等把部队扩大了,再回头重上井冈山。

这个时候,朱德、陈毅,还有王尔琢,为什么会腾升出此种心思?除了对此次作战部队所遭遇重大失败有关外,我认为还与井冈山会师之时,遭遇的“三月失败”有关。

共产党人光明磊落,讲责任,敢担当。他们为当下的失败而感到对不起井冈山人民,是合乎情理的。

“心有同感,设身处地”。接到朱德信的毛泽东,在大惊之余,更是感同身受,他洞悉人性,似乎是看透了朱德陈毅等人的心思,于是亲率一个营的兵力,远出桂东,迎接朱德他们重回井冈山。

朱德听闻后,感概万分,于是对陈毅、王尔琢说:“我猜到了,井冈山是一定会来人的,但是我们没有想到,润之会亲自来。我现在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既想见到他们,又怕见到他们。”

这时,陈毅也感慨地说道:“我早就说过,真无颜去见他。记得在永新送别的时候,他那依依不舍的样子,就在我的眼前。我们三个,就等着挨他的批吧!”

接着,朱德又叮嘱说道:

“我提醒你们两个,润之脾气大,性子急,不管他怎么刻薄、怎么训我们,你们都要接受他的批评,虚心接受!不许顶嘴,也不要解释!因为我们,错了,真的错了!”

而毛泽东这边呢,他又是如何做的呢?

他一路上反复叮嘱曾士峨连长等人,“你们要记住,我们迎接朱军长他们,态度一定要热情,一定要团结!不能讲他们的缺点,更不能指责和埋怨他们!”

你看,朱德、毛泽东两人各自为对方着想,是不是令人感动。以至于他们在桂东的郊外再见时,他们两人紧紧相拥。

朱德激动地说道:“润之啊,真没想到,你会亲自来接我们!”

毛主席幽默地说道:“到底是喝过洋墨水的人啊,都用上洋人的礼节了。”

朱德嘿嘿一笑:“现在到处都传遍朱毛红军了!”

毛泽东:“是啊!朱毛红军,朱和毛是分不开的嘛!”

接着,陈毅上前,一把握住毛泽东的手,惭愧地说道:“润之,我这个书记没当好,我应该做出深刻的检讨。这次教训,真的是刻骨铭心呐!”

这时,毛泽东则安慰道:“诶!秋收起义失败,我们到文家市的时候,我比你现在还狼狈呢。”

这时,王尔琢上来握住毛泽东的手,什么话也没说,眼泪却忍不住流了下来。毛泽东则抓住王尔琢的手,激动地说:“你王尔琢保存了二十八团,功不可没啊。”

这时,曾士峨也微笑着上来说道:“朱军长、陈主任、王参谋长,毛委员为了迎接你们,早就准备好了洗脸水,沏好了茶,请首长们进屋谈吧!”

毛泽东这时呵呵一笑,一手拉着朱老总,一手拉着陈毅,招呼着王尔琢,一起向旁边的屋里走去。

多感人的场面,虽然遭遇大败,但由于双方各自从对方的立场出发,相互体谅,照顾情绪,终于将这一阴云愁雨散去。从此后,井冈山上下同心,军民同气,迎来了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大发展。不仅,党员人数从不到千人发展到近万人,根据地面积也扩展到7200多平方公里,根据地人民更是增加到50多万。

尾声:

无限感怀,追忆当年井冈风云,感恩中国革命有了毛泽东、朱德、陈毅他们那样藏江纳海的伟大人物,才使得中国革命从极困之境,腾挪扭转,最终淌出了一路金光闪闪的革命大道来,使得中华民族再次傲立于世。


参考资料:

1、《毛泽东选集》第1卷第21-215页,人民出版社1992年版。

1、《井冈山革命斗争史》第87页,解放军出版社1986年2月版;

2、郴州党史办《湘南起义史稿》,湖南人民出版社1986年11月版。

3、杜修经.《给中共湖南省委的报告》(1928年6月14日)。

4、《井冈山的武装割据》第134-135页,江西人民出版社1980年5月版。

5、《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经济斗争》第122页,江西人民出版社1977年版。

6、《谭政回忆录》;

7、网络相关史料的引用。

【作者】

谷新光:湖南岳阳人,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深圳市科技专家库专家、经营治理专家、红色文化传播者。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