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开国上将李聚奎回忆红五军激战井冈山

2022-09-16 11:58:27 564

摘要:激战井冈山当时,湘赣两省军阀对井冈山根据地的第二次“会剿”已彻底失败,他们正纠集兵力准备进行第三次更大规模的“会剿,。根据前委决定,毛泽东同志和朱德同志领导的红四军下山,采用“围魏救赵”的方法,向“会剿”敌军的后方打去,以解井冈山之围。由红...

激战井冈山

当时,湘赣两省军阀对井冈山根据地的第二次“会剿”已彻底失败,他们正纠集兵力准备进行第三次更大规模的“会剿,。根据前委决定,毛泽东同志和朱德同志领导的红四军下山,采用“围魏救赵”的方法,向“会剿”敌军的后方打去,以解井冈山之围。由红五军留守井冈山,以打击来犯之敌。

留在井冈山的红五军,为两个纵队,分一、十、八、九四个大队。我当时在九大队三中队当中队长。我记得这四个大队也就是五、六百人,四百多支枪,每支枪只有几发子弹。仅有几挺重机枪,还是水机关(枪筒子要装上水才能打)。此外,有红四军新收编的袁文才、王佐的部队,还有红四军后方留守人员,但大多是伤病员和兵工厂人员,山上总共也就是一千余人。而敌人却集中了二十个团的兵力,把井冈山团团围住,他们企图以绝对优势的兵力,将留守在井冈山的红军一举歼灭。

井冈山地势险峻方圆数百里,只有四条大路、五条小路可以上下,易守难攻。但是,一旦有一处被突破,其他几处就会受到很大的威胁,很难守住。又因敌众我寡没有预备队,一处被破,其他处无法增援。在这种孤军作战的紧迫情况下,一些同志有顾虑彭德怀同志召集了各级干部会议,分析了形势,动员全军同志一定要英勇奋战、不怕牺牲,并作了其体分工。一大队、十大队由李灿同志指挥,八大队、九大队由贺国中同志指挥。由一大队守黄洋界哨口;十大队守八面山,八大队守白泥湖,九大队守黎坪。军指挥部设在茨坪。

红四军下山不久,敌人进攻的枪声就打响了。敌人的主攻方向是黄洋界、八而山和白泥湖黄洋界的敌人攻得很紧但因地形险要,敌人兵力太多展不开,再加上我军在阵地前沿埋上了用竹子削成的竹“钉子”等障碍物,我们又是居高临下,敌人一直攻不上来。敌人见正面攻不破.就从黄洋界侧面的山沟里绕到我军阵地的后面,截断了我军后路。据说是敌人收买了当地的一个富农带路引上山的。十大队守的八面山,是就地砍树做的工事,敌人用机枪打了四天四夜,把工事里的木头都打碎了,再用炮一轰,把工事打垮了,只跑出来十几个人,大多数同志都被压在工事里面。

敌人进攻白泥溯的战斗也是异常激烈的。我们在黎坪的山上,就听到白泥湖那边的机关枪“嗒嗒嗒咯”地响,一直不停。敌人白天猛打,晚上偷袭。贺国中同志带领八大队坚守,那儿天,雨雪交加,工事里泥泞有半尺来深,坐不能坐,睡不能睡。就在这样十分困难的情况下,整整坚持了四天四夜。我们九大队守在黎坪,敌人来了一个营,是试探性的,加上我们在山上插了许多小红旗,敌人也搞不清我方虚实打了一天,没有怎么猛攻就撤走了。

彭德怀同志在茨坪首先接到的报告是黄洋界告急,他立即带领警卫排,一口气向黄洋界跑去,还未到哨口就遇上了敌人,他立即指挥部队向哨口方向反击,想与李灿同志指挥的一大队两面策应,把敌人打下去。战斗刚刚开始,他又接到报告,说攻八面山的敌人打进来了,白泥湖我军伤亡很大,即将失守,情况十分严重。彭德怀同志立即带警卫排赶回茨坪。他考虑到,敌我力量过于悬殊,已有两个口子被敌人打进来了,我孤军无援,如果不突围出去死守到底,就有全军覆没的危险。经与党代表滕代远同志商议,决定马上收拢队伍,突围出去,待把敌人引下山,再与其打游击战。

彭德怀同志带领部队一边打,一边向敌人力量薄弱的荆竹山方向突围。大路都被敌人封锁了,只好由群众带路,在石头崖上爬。天下着小雪,我们只有一点点干粮,大家互相谦让着吃了一顿饭。没有水喝,就吃几口雪,一连在山上爬了两天才到了荆竹山。

我们越过荆竹江,来到大汾圩,在那里打了下山后的第一仗当时,部队的情绪比较低沉,彭德怀同志想打一个漂亮仗,提高一下士气。他集合队伍给同志们作了动员。他大声地说:“前面大汾圩有敌人一个营,这是我们突围出去的最后一道难关,我们一定要下决心打过去,只要坚决、勇敢,就一定能够冲过去!冲过了这个难关,本军长是有办法的”他讲完后,部队就开始行动。一打起来,我们才知道这里的敌人不是一个营,而是两个营加一个民团,并已埋伏在我军前进路上的两侧山坡上。

我们九大队是前卫,贺国中同志带我们这个中队担任尖兵。彭德怀同志、贺国中同志分别指挥部队从两边打,很快打开了一个缺口。我带领全中队同志迅速占领了一个山头,架上机枪,用火力压制敌人,掩护我军主力通过。但是,最后面一部分非战斗人员还是被敌人截住了,一些同志光荣牺牲,一些同志返回井冈山坚持斗争。

从井冈山突围出来之后,我们在彭德怀同志的带领下,一边行军,一边打仗,整天穿树林、钻山沟,与敌人转圈圈,抓住时机就打一下,打了就走。记得打于都时,我军仅有八、九两个大队和十大队的一个排,一百八十三支步枪,总共四百多人。人数虽然不多,但还是保存了有生力量。敌人妄图消灭红五军在井冈山的阴谋不仅没有得逞,反而被我们拖得疲于奔命,遭到我们的沉重打击。

井冈山是毛泽东同志率领秋收起义部队建立起来的第一个农村革命根据地。它同以后所建立起来的革命根据地,如瑞金、延安等地一样,历来是人民心目中的革命圣地。因此,人们对它存有特殊的感情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但是,战争从来就不是一厢情愿的事情,能不能始终如一地保卫每一块革命圣地不受敌人的侵犯,不落入敌人之手,则只能根据当时战争的客观形势和敌我双方的力量,而不能单凭人们的主观愿望和感情。

彭德怀同志早在平江起义之前,就把毛泽东同志创立的井冈山根据地当作革命的明灯,视为“工农武装割据”的榜样,因此才历尽艰险,转战千里,带红五军主力上了井冈山,同红四军会合。当时,我们这支队伍上井冈山的目的是学习红四军建军、建政、建党的经验,并没有打算留在井冈山。只是上了井冈山以后,根据前委、特委、红四军和红五军联席会议的决定,才改变了原来的打算。当时,蒋桂战争还没有爆发,国民党反动派内部处于暂时稳定时期。为了摧毁井冈山根据地,反动头子蒋介石经过两个多月的精心策划,调集湘赣两省二十个团的兵力,对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发动了第三次“会剿”。而且,红四军缺粮、缺盐、缺药、缺衣服,经济极为困难。这些都危及井冈山根据地和红四军的巩固和发展。

因此,联席会议决定红四军下山以“围魏救赵”的策略来解井冈山之围是正确的。正是在这种严重的局势下彭德怀同志从革命的全局出发,不顾自己的安危,说服了周围有不同意见的同志,勇敢地挑起了保卫井冈山的重担,全力抗击比自己多十几倍、几十倍之敌。从而,拖住了两省“会剿”敌军的大部分兵力,掩护红四军顺利地向赣南转移。最后又同“会剿”井冈山之敌,血战了四天四夜,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下令突围,保存了红五军这支革命队伍。这一切,正是彭德怀同志对井冈山斗争的贡献,也是我党领导武装斗争的光辉一页。何罪之有。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