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萧克回忆:在井冈山,朱德能打双枪能掐会算,是神一样的存在

2022-09-16 12:01:21 460

摘要:作者:蓝颜也倾城1928年4月底,朱德带着南昌起义的剩余部队上了井冈山,和主席的部队胜利会师。会师后,两支部队进行了整编,成立了红第4军。至于为什么会叫第4军?坊间流传着两种截然不同的说法。一种是朱德建议,这支部队最精锐的骨干,都是原来号称...

作者:蓝颜也倾城

1928年4月底,朱德带着南昌起义的剩余部队上了井冈山,和主席的部队胜利会师。会师后,两支部队进行了整编,成立了红第4军。

至于为什么会叫第4军?坊间流传着两种截然不同的说法。一种是朱德建议,这支部队最精锐的骨干,都是原来号称“铁军”的革命军第4军叶挺独立团的老底子;另外一种说法,主席认为如果叫第1军,会让人觉得过于狂妄自大;称第4军会更有利于对外宣传,既然有第4军,肯定还会以为有第1、2、3军。这也是出于疑兵和保密的需要。

不管哪种说法,整编后的第4军都实力大增。下辖3个师9个团,将近12000余人,各类枪支2000多支。后来由于山上人多粮少,遣返了不少地方武装,缩编为4个团,即28、29、31、32团。其中28团为南昌起义军余部,战斗力最强;31团是秋收起义部队,战斗力次之;29团为宜章农军整编;32团则是井冈山王佐和袁文才的旧部改编。

朱毛在井冈山会师,虽然湘军放松了“进剿”,驻扎在江西永新的敌27师师长杨如轩却如坐针毡。这个杨如轩,既是朱德的把兄弟,还是他的老部下。在起义军南下的路上,曾经给朱德让过路,还算有些情义。

但今时不同往日,朱毛会师后军威大震。“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红四军已经成了白军最大的威胁,杨如轩也就顾不得昔日的兄弟情义了。

这杨如轩毕竟是朱德云南讲武堂的同门师弟,排兵布阵也还算像模像样,采用的是分进合击的战术。他命令79团直奔龙源口,进逼井冈山南麓的宁冈;81团绕道拿山向遂川的黄坳迂回,企图合围井冈山地区。

这一仗得打,还必须打赢。朱德和主席商议过后,决定集中兵力,分而歼之。留下最熟悉地形的32团守山,红四军参谋长兼28团团长王尔琢指挥28团经茨坪佯攻遂川;胡少海29团直插黄坳。主席亲率31团至宁冈、永新的交界地七溪岭阻敌79团。

下午时分,29团胡少海部击溃敌先头营。朱德和王尔琢率28团赶到时,29团正在兴高采烈地打扫战场。朱德和王尔琢急忙带着28团追击,被击溃的敌先头营在遂川五斗江刚和敌81团主力会合,就被冲过来的28团打散了。

粟裕后来回忆说,朱军长身先士卒,带着我们一口气追了敌军几十里,很多年轻的战士都被他甩在了后面。黄昏时分,朱德才下令停止追击,吩咐王尔琢带领大家就地构筑防御攻势,防止敌军反扑。

第二天早上,敌81团果然悄悄地摸了回来。王尔琢命令林彪的一营坚守阵地,二营和三营利用晨雾迂回到两翼突然发动猛攻,在三面夹击之下,敌军很快再次溃散。朱德带着28团和29团一直追到永新城下,守城的敌80团出城接应81团。朱德组织特务营集中机枪开路,很快把敌军阵地切开了一条大口子,敌军抵挡不住,开始全线败退。红军越战越勇,一鼓作气拿下了永新城。

蒋氏闻听永新大败后,又电令杨池生第9师协同杨如轩27师再次“围剿”红四军。为了避敌锋芒,朱德主动撤出了永新。

这一次,重占永新的杨如轩吸取了上次的教训,集中了四个团的主力,企图从龙源口进攻宁冈。

敌人来势汹汹,朱德带着主力转向外围,夺取了湘赣边界的要塞高地。杨如轩误以为朱德要回湘南,根据地兵力空虚,放胆进犯。

此时永新城内只有一个团加一个营的兵力,朱德决定奔袭永新。当夜,朱德、陈毅和王尔琢率部冒雨急行军130里,集结在永新城外的小镇上。

第二天一早,杨如轩派城内的79团出城增援龙源口。朱德得知后,迅速率部在草市坳设伏。79团一进入伏击圈,就遭到红四军前后夹击,不到一个小时就被全歼,敌团长刘安华也被击毙。

正在永新城内的杨如轩接到报告,说红军已经打到永新城,他还不相信。直到城外枪声大作,他才吓得换上便衣,狼狈逃回了吉安。

进击龙源口的敌军听说永新城破,纷纷后撤回援。而此时,朱德已经带着大批缴获回到了井冈山。

红四军两打永新以后,杨如轩部元气大伤。不甘心失败的二杨,很快又发起了第三次“围剿”,只不过这次的主力,换上了杨池生的第9师。

说起这个杨池生,其实他也是朱德在云南讲武堂的同班同学,和杨如轩并称“左右二羊”,他是“右羊”,杨如轩为“左羊”。

以前都是以左为尊。杨池生既然号称“右羊”,行军打仗的能力,自然比“左羊”高明不到哪里去。轮到他统军,还是老一套战术“分进合击”,由杨如轩27师残部攻打老七溪岭,他的第9师攻打新七溪岭。

这个新七溪岭是永新经龙源口通往宁冈的要道,山势险峻,树木丛生,历来都是兵家必争之地。

朱德命令王尔琢和陈毅率28团主力攻打老七溪岭,他亲自指挥29团赶到新七溪岭的望月亭,迎战自己的老同学。

杨池生仗着第9师装备精良,指挥部队猛攻望月亭的前沿阵地风车口,后面还有大刀队督战,个个像打了鸡血一样,29团抵挡不住,很快丢失了前沿阵地。

指挥所里的朱德望见敌人占了上风,再也坐不住了,马上带着几个警卫员,人手一挺花机关枪,火力全开,很快把立足未稳的敌人压了下去。

老七溪岭上,杨如轩的两个残团抢占了制高点。28团3营营长肖劲组织共产党员组成敢死队,亲自带队冲锋。经过一番血战,终于占领了制高点,而肖劲却腹部中弹,倒在了冲锋的路上。

当新七溪岭上的敌军,听说老七溪岭上的杨如轩部又被击溃以后,军心开始涣散,督战队也不管用了。

“现在是大反攻的时候了。”

朱德脱掉外衣,抱着机枪带着部队猛冲猛打,一时山林之间喊杀声震天,敌人四散奔逃,溃不成军。

28团和29团在龙源口会合后,朱德指挥部队继续穷追猛打,第三次占领了永新城。杨池生在部队溃退途中也受了重伤,在卫士的拼死护卫下逃到了吉安,从此一蹶不振。

龙源口一役,歼敌一个团,击溃两个团,红四军迎来了井冈山根据地创建以来最辉煌的胜利。

“不费红军三分力,打垮江西两只羊。”龙源口大捷之后,这句民谣在湘赣两地广为流传。

朱德一直担任总司令,很少直接指挥小的战斗,更不用亲自操枪战斗。以至于后来有人说他不会打仗。其实他在滇军时,就是一代名将,“朱”字大旗让人闻风丧胆;井冈山时期,更是打满全场。萧克上将后来回忆,朱德在井冈山根据地人民的心中,能打双枪,能掐会算,就是神一样的存在!

【深耕战争史,弘扬正能量,欢迎投稿,私信必复】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